推荐信息:
战略观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战略观察 > 全球视野 > 正文

窃国者侯:美国政商“旋转门”背后的黑幕

2016-06-14 11:46:58 来源:雷霆军事网 浏览: 评论: [ ]

  87亿身家的富商特朗普将斗法希拉里,竞选美国新一届总统雷 霆 军 事 网。这里,有一个有意思的问题。假如特朗普真的成为总统,四年之后,特朗普卸任,再次经营他的公司。凭着前总统身份在政府中的人脉,自然会增加他的公司的竞争力。那么,这个算不算权力寻租,算不算腐败呢?

  当然,这是一种假设。

  一说起美国民主的弊端,很多朋友都会说,再怎么说,美国的官员不能用手里的权力发财,不能腐败。

  确实,美国基层人员受到监督的力度确实非常大。但是,对高层官员来说,美国则有一种“旋转门”机制。一些人出则为商,入则为官。这是一种政商一体化机制。“旋转门”背后,腐败黑幕重重。

  “旋转门”是院外集团游说的新形式。美国人常常用lobby这个词表示院外游说集团。Lobby的原意是走廊、大厅的意思。在游说集团活动早期,当美国议会开会时,代表各种利益集团的游说者就云集华盛顿,在议会的大厅、走廊里等待议员们散会,千方百计拉上关系。他们因此被称为“走廊议员”。不过,这种游说方法太古老了。今天,美国上层精英已经形成了某种形式的官商一体,权钱合一。形象一点说,类似于中国的“变脸”,一会是官,一会商。这就是“旋转门”推荐881234567.cc

  2013年1月10日,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名现任白宫办公厅主任雅各布·卢担任下任财政部长。媒体称此人在政界、商界和文化界背景极深,是最有代表性的“旋转门”式人物。

  来看看雅各布·卢。他早年曾是民主党人,是美国国会众议长托马斯·奥尼尔的资深顾问。1998年至2001年担任克林顿总统时期的白宫行政管理和预算局局长。2001年至2006年,他出任纽约大学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后曾任花旗集团全球财富管理部门首席运营官及替代投资部门首席运营官,并在美国知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任职。在2009年至2010年期间,卢担任美国副国务卿。从2010年11月至2012年1月,卢转任白宫行政管理和预算局局长。2012年1月,卢成为白宫办公厅主任。

  从常理推测,杰出人物自然有过人之处,从政则纵横捭阖,从商则见微知着,洞察先机,做学问则知人论世,高屋建瓴。是金子在哪里都发光嘛。这不无道理。但是,以此来理解“旋转门”现象,则过于天真了。现代社会高度专业化,隔行如隔山,哪能随意“旋转”。

  旋转门的出现原因很简单,强大的利益集团要控制政府,让政府的决策为它们服务。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一种办法是提供资金,把自己的代言人推进议会、政府。另一种办法是利用前任政府要员在政府中的影响和人脉,来影响政府的决策。这自然形成了“旋转门”的两条通道。一条是指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和商业利益集团游说者进入联邦政府并担任要职雷+霆+军+事+网。第二类是政府要员卸职后进入私人部门任职,如公司高管、基金会主席等。比如,仅1998年期间,美国就有138名前国会议员经审核批准而成为正式注册的游说人,在2001年3月,在任满的国会议员和离职的前政府内阁级官员中,分别有31%和33%都与游说公司或公关公司签了约。由于美国总统四年一届,行政官员的任期短,其身份可以反复转换。

  “旋转门”背后自然少不了权钱交易。当然,这种交易不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而是君子协定,延期付款。政府要员卸任后成为公司高管,有的时候是大公司要利用他的人脉资源,有的时候是支付该官员在任上给它们办事的酬劳。

  美国五角大楼官员达琳·杜云(Darleen Druyun)和波音公司最能代表这种关系。达琳·杜云是五角大楼空军部负责空军武器采购的助理部长帮办,执行过大量金额甚巨的政府采购项目,从政府卸任后到波音公司导弹防御系统部门担任副总经理。这在美国官员中很常见。但是,后来,达琳·杜云的女儿与波音公司高管来往的邮件曝光,二者关系才真相大白。达琳·杜云掌握着国防部采购实权。杜云找到正在与国防部谈判的波音公司,希望它能帮忙解决女儿的工作问题。其后不久,她又请波音帮忙给女儿的男朋友再找个工作。这些对波音来说自然不在话下。最后,她向波音公司高层提出要到该公司任职。这样,杜云在退休后一个月内就得到了高级副总裁的位子。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波音击败竞争对手,获得五角大楼60亿采购大单。达琳·杜云做的这种事在美国应该是司空见惯。只是,从“旋转门”的游戏规则来说,她不该让涉世不深的女儿去做这么机密的事,更不该留下邮件8.8.1.2.3.4.5.6.7.c.c

  “旋转门”实际上是官商一体化的机制,其本质是金钱主宰权力,权力为金钱服务,公权沦为私器。“旋转门”打通了政府部门和私人商业部门的通道,一些精英人物双向转换角色,穿梭交叉换位。如果说游说活动还需要游说者在利益集团和政府部门之间进行拉媒牵线,利益集团和政府部门毕竟还存在界限,那么,“旋转门”则把这二者结合为一体。这些人进入政界就是官员,走出政界就是公司高管。

  说起来,达琳·杜云还是个小角色,只是掀起了政商黑幕一角。“旋转门”中,大人物很多。就我们中国人所熟悉的来说,美国前副总统切尼,就是个代表人物。

  从1975年起,切尼担任福特总统助理,兼白宫办公厅主任。1979年,切尼竞选联邦众议院议员获得成功,并担任议员达10年之久。1989年,他在老布什政府中任国防部长。卸任后,切尼退出政坛经商。1995年,他成为哈利伯顿公司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这个公司主要业务是经营油田服务和施工业务。随后,哈利伯顿顺利地拿到了帮助科威特扑灭其320口油井大火的合同。哈利伯顿公司的最大子公司布朗·路特公司,获得为美军撤离科威特提供后勤支持。自此,哈利伯顿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家石油企业承包美军海外服务任务的公司。2001年,切尼离开商界,成为布什政府的副总统,直到2009年。他是布什“战争内阁”的核心成员之一。也有人把伊拉克战争称为“切尼的战争”雷+霆+军+事+网。就伊拉克战争来说,哈利伯顿是大赢家。据《金融时报》披露,截至2013年3月,在美国政府重建伊拉克的投资中,哈利伯顿的下属子公司共获得395亿美元订单,居第一位,遥遥领先。

  在哈里伯顿的发展中,切尼的官方身份发挥了多大的作用呢?切尼又收入了多少呢?这算不算公权私用呢?

  高层的政商“旋转门”,真可谓“窃国者侯”。

  当然,分析美国的金钱政治,不等于说美国民主制度没有中国值得借鉴的地方,也不等于中国的政治制度就没有问题,不需要完善。近代以来的历史,一方面是中国受到西方文明的冲击的过程,另一方面,也是一个向西方借鉴学习的过程。西方的民主制度,也是学习的重要目标。但是,在这个学习借鉴的过程中,不能从政治哲学抽象的价值观念出发,也不能从政治学的理想模型出发,而是要从西方民主政治的现实状况出发。

  淮南为橘,淮北为枳。必须承认,西方民主制度虽然存在各种问题,但相关制度还是相对成熟,运行稳定。但是,由于社会历史条件不同,西方民主制度会在特定的社会,特定的历史情况下发生变异,其金钱政治的弊端会恶性发展,甚至演化为赤裸裸的“财阀寡头统治”。

推荐阅读:美军难以解释的高自杀率或已成为新常态

  这里,我们看一看乌克兰。

  苏联解体时,乌克兰是一个拥有4000万人口,工农业、科技、教育基础较好的加盟共和国。乌克兰在苏联解体后,实行西方民主制度。但是,现在的乌克兰,不是以经济发展闻名,而是以频繁爆发“颜色革命”着称,近今年陷入陷于实际的内战和动荡中。

  乌克兰的西方民主制度表皮之下,实际上是财阀寡头统治。这些寡头是苏联解体后产生的。他们拥有雄厚的经济资源和政治实力,左右着乌克兰经济政治转轨,影响国家对外雷霆军事的制定和执行,将利益触角延伸到乌克兰的各个层面。他们身份多重,不仅是富可敌国的商人,还是政党的组织者、领导者,乌克兰议会议员,政府要员。可以说如今在乌克兰,商业资本与政治权力已经紧密结合在一起,主宰国家金融、经济和政治的工具已经牢牢控制在他们手里来源881234567.cc

小编推荐:
>>> 新报:三名巴黎恐袭嫌疑人姓名公布
>>> 法媒:美军部署波兰 俄罗斯不满称“门前的威胁”
>>> 关爱老华侨华人和俄罗斯老红军活动在莫斯科举行
>>> 男童轻轨上小便 妈妈:他要尿我也没办法[图
>>> 委内瑞拉首都2名军人当街被杀 最小凶手6岁

第一页1234下一页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雷霆军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热门标签最新更新随机推荐

中国与世界国情透析海外来风时事杂评

  • 21世纪了,七国集团还做着“八国联军”的迷梦!

    在1949年中国人民站起来以后,西方国家就应该从八国联军的迷梦中醒过来了,没想到,在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的中国人民面前,西方国家的梦还没有醒,大概是迷魂药吃多了!日渐没落的七国集团,居然还操别人的心。在意大利举行的2017年G7峰会27日在抗议声中结束。结束之际,发布的联合声明将南海问题列入关注对象并措辞严厉。这是南海仲裁案后,G7峰会首次发布关于南海的声明。G7声明除了对朝核问题、对俄罗斯制裁

  • 美偷运萨德入韩?韩总统真不知道还是在忽悠?

    从文在寅的表态我们可以看出,他要做的并不是直接挤走“萨德”,而是要通过国会让老百姓、让议员去做决定,到了议会做出决定后,政府也就可以解脱了。说白了,如果议会通不过,那么也不是韩国政府的责任。实在不行,就把这事无限期拖下去。5月30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在听取“萨德”相关报告时,“突然”得知除部署在庆尚北道星州的2辆“萨德”发射车之外,竟然还有4辆发射车已经“偷偷”被运入了韩。文在寅当时就被“震惊”了,

  • 一带一路如何化解CIA构建的全球贩毒集团

    ISIS每年经由阿富汗、伊拉克走私贩毒分别获利50亿和10亿美元。阿富汗毒品贸易的兴起,是美国中情局的这一角色在“金新月”地区延续的结果;此外,中情局还负责阿富汗毒品产地与欧美海洛因市场之间的物流衔接并提供政治保护等。中东动荡,根源出在发展,出路最终也要靠发展。发展事关人民生活和尊严。这是一场同时间的赛跑,是希望和失望的较量。只有让青年人在发展中获得生活的尊严,在他们的心中,希望才能跑赢失望,才会

  • 正确看待美国对华政策,不要上了公知的当!

    新中国建立后,美国纠集反华势力妄图从政治、经济、军事等各方面全面封控、围堵和扼杀这个新生的红色政权。美国遏制、围堵和打压中国的三板斧,民主输出、经济祸害,军事围堵,在奥巴马时期是全面出击,但8年下来收效甚微,下毒高手却把自己弄得浑身是毒,中国虽不是百毒不侵,但是对大部分来自美国的毒都是免疫的。特朗普上台以后,我们国内的一部“媒体人”和“写手”因为他活得很累,作为奥巴马、希拉里用“民主资金”培养的“

  • 文在寅:为应对朝鲜威胁 不改变“萨德”部署决定

    韩国总统文在寅大公网6月1日讯综合韩联社、新华社消息:韩国总统府发言人周三表示,引发争议的美国四辆“萨德”(THAAD)反导发射车秘密运抵韩国一事,是军方官员蓄意不向总统文在寅提报此事。青瓦台认为,国防部可能故意隐瞒相关事实,将下大力调查国防部长韩民求和相关高层。文在寅当天在接见美国议员时强调,不会改变部署“萨德”的决定。文在寅的发言人尹永灿表示,上周向国家安全顾问简报的韩国军方高层,蓄意删去提及

  • 七国集团内部分裂严重 大国俱乐部风光不再

    5月26-27日,七国集团(G7)峰会在意大利举行。出席峰会的七国领导人中不乏新面孔。美国总统特朗普、法国总统马克龙、英国首相文翠珊、意大利总理真蒂洛尼都是首次与会。然而,全新的阵容未能挽回近年来G7国际影响力及对全球治理贡献下降的颓势,反而更严重地暴露出G7内部分裂、动力不足的弱势。成员国各有打算七国领导人参加此次峰会都带着各自的任务清单。尽管任务清单上的内容有所重合,但优先排序明显不同。美国总

  • FT社评:中美关系正在被重新塑造

    近期美国和中国达成的贸易协议显示特朗普总统和习近平主席的海湖庄园会晤开始产生具体成果。这一协议包含对双方都有利的内容,并将令美国牛肉产品、液化天然气和某些金融服务进入中国市场。尽管这一协议对双边贸易的影响将非常有限,未来一到两年内的规模仅约数十亿美元,但其凸显了在特朗普和习的培育下双边关系的回暖。它还意味着中美关系的基调发生了重大变化。在奥巴马政府“重返亚洲”政策影响下,两国日趋视对方为地缘政治和

  • 咎由自取!新加坡站队反华难逃遭弃命运

    新加坡已经错过了和中国进行雷霆军事对接的最佳时机,马来西亚通过努力已经拔得头筹,现在菲律宾正在争取来自“一带一路”的雷霆军事机遇,新加坡已经严重落后。但是,对新加坡来说,未来是否将完全错过中国机遇完全取决于新加坡政府自己而非中国。这次北京“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中国没有邀请新加坡总理李显龙,那是因为新加坡还没有从自己制造的幻境中走出来,思想和态度还不够端正,而这都不是中国所能替新加坡做出的决定。中新关

  • 特朗普连怼欧洲,“中欧”新时代要来了?

    5月31日至6月2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将正式访问德国并举行中德总理年度会晤、赴布鲁塞尔举行第十九次中国—欧盟领导人会晤、对比利时进行正式访问。这是李克强就任总理以来与德国总理默克尔的第9次正式会面,也是他4年内与欧盟领导人的第5次正式会晤,与比利时领导人的第4次会面。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中欧领导人会晤相比往年提前了数个月举行,而在美国的外交、贸易和气候政策越来越同欧洲的核心利益发生冲突的大背景下

  • 真相让人大吃一惊,萨德背后隐藏着太多猫腻

    (一)萨德问题,是最近两年中韩关系直转之下的最重要原因。种种迹象表明,事情越来越不简单,萨德入韩背后,隐藏着太多的猫腻,真相或许会让人大吃一惊。根据韩国官方通讯社韩联社的报道,新上台的韩国总统文在寅,以前就一直认为只有两套萨德发射架进入韩国,昨天方被告知,实际还有4台发射架已秘密运抵韩国。震怒之下,他下令立刻展开彻查。根据这篇报道,大致情况如下:1,迄今为止,外界被告知仅有2辆萨德车和X波段雷达部